服务电话
刑事案例

她可是《好歌曲》最具创造力的“神婆”!凭

发布人:心好痛可惜你     发布时间:2017-12-25 15:17

她站在舞台的边缘紧闭着双眼摇摇欲坠,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此时她仿佛能看见自己歌中所描绘的轮廓,像在做一个美梦。

橘红色的毛寸在灯光下快要灼烧起来,一开口却是尖锐而冰凉的高频音色,细小颤音不禁让人汗毛直立,飘忽不定的旋律又被蒙上一层自赏和迷幻的氛围。祁紫檀,的确是一个疯婆子,就像被什么东西附了体。

曾喜欢的男生突然有天皈依了佛门,所以她写了《出离》这首歌,“出离”在佛教用语中意指“放下自己的执着”。后来,她凭这首歌,选入了15年《中国好歌曲》蔡健雅组。

少有的Trip-hop夹杂民族小调让所有观众顿时耳目一新。当时她被称为《好歌曲》三大神婆之一,另外两位分别是唱《野子》的苏运莹,以及刘欢组的裸儿。

节目(好歌曲)之前,12年中旬,祁紫檀已经在浙传组了自己的乐队,名叫“偷喜办”(stolen joy band),风格不详。这首在独立民谣的底子上又融入了迷幻和实验人声手法的《射》,即是乐队第一个作品,由祁紫檀在一个爱情和理想双重失意的午后无意写成。

意识流的歌词,缥缈的唱腔,作为核心,她习惯用神经质的情绪去支配音乐,而后在她几张可听性奇高的个人专辑中得以窥视,她也同样习惯在和主流渐行渐远的路上,肆意挥霍着才华。

不要让我再假装好像眼里没有你

因为我是如此诚心诚意

如此死心踏地的勾引你

从此我不会再把花朵穿在身上

曾经我身上每朵花朵都为你开放

从此我把黑夜穿在身上

11月8号,也许是周三的原因,也许是北京的天气太冷,乐空间的观众并不多,而这场名为《2017祁紫檀新世纪平衡唱游会》的演出,舞台上,也只有祁紫檀一个人。

一个人放着伴奏,一个弹琴,也一个人唱,她一出来,场地内仅有的三十多人便一股脑地挤到台下。如果不是她总是一首歌结束就要追问大家,“真的好听吗?”“我的琴声音还好吗?”,下面这些听歌的人,恐怕是很难从那种神秘的意境中跳脱的。她说,她准备用当晚赚的钱买一把新琴。

那晚我站在人群之外,只等一首歌,虽然我是个纯爷们儿,还是被《过期少年致幻录》歌词中“没有偷瞄过那谁,怎么知道眼线怎么飞;没有靠近他座位,怎么挑香水;不接吻到无法呼吸,口红抹不对,大醉一场才知道胭脂几重最美。”的普世共情少女心深深触动。

如果说祁紫檀的多数原创的灵感来源于生活中的个人体验,比如节目中12小时极限创作的《得知平淡珍贵的一天》,所写的内容既是她与母亲一次平常的对话,那么她今年8月发行的单曲《我有一把枪》,则完全上升到了某种紧迫的社会意义。

我猛地又把这首《我有一把枪》听了一遍,结合歌词,脑袋瞬间“嗡”的一下。

我要搬离这座城市 太久了 厌倦了

什么时候归属感 成为一种不安全感

安全感成为一种挑战 廉价的挑战

而人人都需要这种满足感

忽然明白存在 是一种想转不能转的习惯

忽然明白存在 是无限接近透明的蓝

忽然明白存在是瞬间的平静和永恒的孤单

忽然明白存在是瞬间的平静和永恒的不安

你不安,我不安,他不安

我要搬离的那座城市 暧昧混乱 无计可施

我要搬离的那座城市 暧昧混乱 随时抛弃

我深埋其中 不干净 不隐瞒

我埋藏其中 不干净 不隐瞒

灵魂统治告退 肉体登上历史舞台

灵魂统治告退 肉体登上历史舞台

我穿廉价衣服你说漂亮漂亮 真漂亮

我有一把枪 没有子弹

我有一把枪 没有子弹

我很好奇她经历了什么才写出这样的歌,朗朗上口的旋律,隐喻性的歌词和含混的咬字,不单单在展示历史的复杂性,也是延续在当下的苦难,一种被漠视却无力挣脱的苦难。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称为“权利”的枪,指向所有利益的侵害者,当你扣动扳机,却没有子弹,没有子弹……

无论是这首《我有一把枪》开场的琵琶,还是16年那张《双生光》中《柬埔寨丧失intro》贯穿始末的口弦,都会让你不禁赞叹祁紫檀对民族乐器的把握真的是恰到好处,而编曲中禁欲的合成器和她即兴人声的融合,又缔造出十足的空间感,前卫和先锋不是她怪力乱神的手段,有时候,我们在雾中更容易看清自己的内心。

祁紫檀,的确是个疯婆子,让人惊悚又不听使唤的被拉进迷宫。

文/冷酷的回避 摄影师:@荆什么呢

上一篇:网购法律保障       下一篇:天津新增至广州成都重庆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