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律所动态
律师团队

如果有一天他失忆了请记得带他回家

发布人:情到深处人孤     发布时间:2017-12-25 15:17

原标题:如果有一天他失忆了,请记得带他回家

「杀人者的记忆法,唯有爱不会退化」

前两天一个朋友发了一条微信状态:“如果有天我从你面前走过没叫你,那不是近视,那是我得了阿兹海默症。”

另一个朋友给她评论说:“别瞎咒自己,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病。”而这个朋友的爸爸一年前被诊断为阿兹海默症。

去年老爷子走丢,在马路边睡了一晚,家里人找到时,好好的一个人冻得浑身发抖。实在没有办法,就将自己的住址和联系方式纹在父亲手臂上。

到底什么是阿兹海默症?

百度上用我们看不懂的专业术语解释,阿兹海默症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是痴呆症的最常见形式,它是一种脑部疾病,以记忆力、判断力、语言和抽象思维等神经能力普遍丧失为特征。

通俗来讲,病魔会吞噬你的记忆,让你的肌肉开始衰老退化,你听不见声音,也看不清楚世界,甚至没有办法思考。

找不到回家的路,不知道家里的东西经常摆放在哪里,这已经不是最严重的事情,最可怕的是对你爱的人说:你是谁?

我们经常拿阿兹海默症来开自己和别人的玩笑,可是你真的了解这种病症吗?如果有一天你或者你的父母和爱人,真的成为一名阿兹海默症患者,忘记身边的人和发生过的事,你真的有强大的心理准备来应对吗?

有一位年龄刚过50的患者,她是一名优秀的职业讲师,生命里除了掌声就是鲜花,有着十足的个人魅力。得病后迫不得已离开职业舞台,她对丈夫说:“我宁愿自己得的是癌症。”

对于一个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人来说,可怕的不再是死亡,是活着却眼睁睁地看着智慧与表达被消磨,最后成为自己最讨厌又不体面的样子。

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大约有600万左右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简称AD),占世界发病总数的1/4。此病症主要发病人群为老年人,越是老龄,发病率就越高。一般认为,大于60岁以上的人群中,每增加5岁,患病率将增加一倍,80岁以上老年人的发病率甚至可达20%至30%。

这种疾病慢慢腐蚀着患者的心智,让你失去自我,甚至让你前一秒想自杀,后一秒就会变卦。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杀人犯得了阿兹海默症,又会怎样改变自己的人生?

今天这部电影就来考验一下你的脑洞,名字叫《杀人者的记忆法》,改编自同名小说,由韩国导演元新渊执导,韩国实力派影帝薛景求主演的犯罪悬疑片。

这部电影连续七天蝉联韩国票房冠军,在韩国上映首周就有90万观影人次,首周累计观影人次已经突破百万。

电影的卖座,也使得小说销量大增。据教保文库统计,9月第二周和第三周,《杀人者的记忆法》连续两周被评为“最畅销书籍”。

在《素媛》中他饰演的是一个被害者的父亲,而在这部作品中,杀人犯和阿兹海默症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

拍摄《杀人者的记忆法》之前,薛景求觉得挑战性最大的就是不知道如何去塑造父亲炳秀这个角色。

为了更真实地演绎这个记忆混乱,但又想竭尽全力保护女儿的阿兹海默症患者,薛景求决定放弃特殊化妆,靠实力演技撑起了整部戏。

就连导演都佩服称赞:“好像是真的患有痴呆的人。演技是毫无挑剔的。因此观众会感叹说‘薛景求,只有薛景求才能演好啊。’”

这部影片讲述一名身患阿兹海默症的杀人犯炳秀,金盆洗手后村庄又发现连环杀人案,直觉告诉他,遇见的这个人就是新的凶手,但是病症让他游离在记忆与失忆中,到底凶手是谁?

下面为你揭晓真相,不要怪小编剧透,因为这部电影确实很烧脑,导演不会根据观众的逻辑按套路出牌。

影片一开场就出现一个穿反白色板鞋的大叔,一个人站在大雪纷飞的铁路隧道出口。

你还没有琢磨明白他是谁,他要干什么,为什么会给穿反的白色板鞋一个特写,镜头就转到了另一个场景。

原来他叫金炳秀,是这个小村庄的一名兽医,跟女儿相依为命,靠经营宠物诊所为生。他性格闭塞,不善言语,更不会主动对女儿表达“我爱你”。

三个月前又被医生诊断为阿兹海默症,医生说从最近的记忆开始变成信号灯,一闪一闪,然后总有一天所有的记忆会全部消失。

贴心的女儿给父亲买了一个录音机,让他把每天发生过的事情和明天要做的事情记录下来,还给他定做了一条写有地址的项链。

金炳秀表面执拗,毫不领情地说着:“我不用你伺候。”其实心里还是被女儿感动着,悄悄将录音机和项链装进口袋里。

而这场病是因为一场车祸撞击大脑,才留下的后遗症。为什么会出现一场车祸?先留点儿悬念,继续往下看。

新闻播报金炳秀所在的江华市海边,被警方发现一名高中女生尸体,尸体被塑料袋包住扔到海边,与一个月前相似的杀人手段,凶手被断定是连环杀人犯。

金炳秀表情严肃地盯着新闻,听完后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将自己沾有泥土的白板鞋藏了起来。

然后拦住要外出的女儿,叮嘱她不要出去,担心会被杀害。女儿不以为然地跟父亲说:“杀人有那么容易发生吗?”

金炳秀的一句自白,揭露真实的自己:

“有可能,因为我也是个杀人犯。”

十七年前金炳秀的确是一个连环杀手,他杀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酗酒家暴,对他和姐姐经常拳打脚踢。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父亲,动不动就对自己的孩子说:“尝尝我的厉害吧。”然后把炳秀拉到屋里就是一顿暴揍。

后来,沉默寡言的炳秀终于不再忍受,他开始反抗,用枕头将父亲憋死。

杀死父亲后他将尸体埋在荒地里,不是谁天生就有杀人的胆量,埋完尸体后,他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但是并没有警察发现父亲被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父亲死后,家里开始变得和平,让他明白这个世界上存在必要的杀人。于是炳秀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拿起“伸张正义”的武器,将恶的人陆续杀掉。

隔三差五打老婆孩子的鱼店老板;因为小狗吞了钻戒就把它打得粉身碎骨的女狗主人;把迷路孩子当做奴隶使唤的酗酒流浪汉。

他不认为这是杀人,是清除,清除世界上不该存在的垃圾和败类,而最终是拯救了一些无辜的生命。

他将尸体都埋在一个地方,郊区的一片竹林里。而这些记忆都被他记录在自己的电脑里。

直到一个大雾天他撞到一辆车,车的后备箱滴滴哒哒地流着血,炳秀用手帕擦拭装进口袋里,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人血。

这时车内下来一个年轻男子,男子说路上撞到一只鹿,这是鹿血。

杀人犯之间应该是有心灵感应,炳秀认定这个人就是被通报的连环杀人犯。担心自己会忘记这件重要线索,他将这件事录在了随身携带的录音机里。

回家后,金炳秀化验了血样,发现是“O”型人类血液。于是以匿名的方式拨打了报警电话,而车主却是一位叫闵泰周的警察。

警察怎么会相信凶手是警察,他们互相调侃,这个事情就一了了之,但是心虚的警察泰闵周还是用匿名电话警告了金炳秀,说包里的是狍子不是尸体,叫他忘了这件事。

其实就算警察不警告他,他也会忘记,别忘了他还是一个阿兹海默症患者,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就别说杀人犯了,就连自己的女儿都会不记得。

闵泰周趁着金炳秀没有反击的时刻,跟炳秀的女儿谈起恋爱。

用后脑勺想一想也知道闵泰周这一定是阴谋算计,根本就是想用恩熙当鱼饵,利用单纯善良的她来对付知道真相的老金。

当金炳秀知道女儿在跟这个警察谈恋爱后,杀人者的记忆驱使他警告闵泰周离恩熙远一点,并告诉女儿闵泰周是杀人凶手。

没想到恩熙早就被警察洗了脑,对父亲说:“我知道,但是闵泰周说你是凶手,因为案发的时候你也去过现场。”

女儿的一番话让他产生自我怀疑,开始质疑撞车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会不会是自已才是凶手。

但是,病症一发作就马上忘了闵泰周是连环杀手这回事,还傻乎乎地跟未来“女婿”商量两个人的婚姻大事。

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时刻会忘记女儿,也不是忘记自己曾是一个杀人犯,而是一切都忘记后却会保留杀人的习惯。

他的两只手会不听他使唤而发痒,差一点误杀了自己的女儿。再加上安所长通知他血液化验报告确实不是人血,不是鹿就是狍子。

这一系列的事情再一次让他陷入自我怀疑,难道自己真的是凶手?

有一天晚上金炳秀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被反绑,闵泰周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记录的日记,并将记录的人血篡改成狍子的血。

闵泰周看见日记里金炳秀写着一直被同学曹妍珠纠缠,所以很想杀了她。

于是闵泰周用金炳秀的电话拨通了曹妍珠的电话,下一步就是杀掉这个女人,然后让金炳秀承担杀人罪名。

第二天醒来,金炳秀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一切恢复平静,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知道是真实还是梦境。

于是在自己彻底忘掉所有事情前,他决定先杀掉闵泰周这个凶手。他将还在睡觉的恩熙叫起来,收拾好衣服跟着姐姐去修道院躲避一段日子。

金炳秀开始跟踪闵泰周,但是被闵泰周发现,就将他引入一家小店,在店里金炳秀发现曹妍珠被害的视频,告诉安所长凶手就是闵泰周。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其实是一个圈套,手机上的指纹和通话记录全都说明,让警察确定杀人真凶就是金炳秀。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安所长要求找来恩熙作证,金炳秀说恩熙住在姐姐的修道院里。

而这时闵泰周却说:“恩熙说她没有姑姑,只是爸爸偶尔会去找小时候就去世的姐姐。”

金炳秀慌张地查找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发现根本就没有姐姐与修道院的任何记录,纳尼,剧情到这里开始有些灵异......

金炳秀不相信这是真的,就急忙驱车前往修道院,修道院确实是杂草丛生一片破败景象,根本就不是记忆中的场景。

一个人坐在板凳上回忆,想起小时候姐姐就已经上吊身亡。这个时候也让他回忆起开头提起的那场车祸。

十七年前,他最后杀害的人是自己的妻子,恩熙的母亲。因为发现她跟一个男人在竹林里偷情,并恳求金炳秀放过恩熙,这才明白原来恩熙不是自己的女儿,是妻子跟其他男人的孩子。

埋葬完妻子后他本打算回家杀掉这个孩子,但是途中发生车祸,撞击了他的头部,让他失忆,小恩熙才能幸存下来。

他开始相信这一切都是幻想,真正的杀人凶手就是自己,所有场景都是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

金炳秀回到家里准备自杀,一边听录音机里的录音,一边将针放在脖颈上,就在往里扎时,他听到了闵泰周篡改日记那晚的对话,原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幻想。

他跑到院子里,用力回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女儿恩熙到底上的是谁的车?

最后他回忆起恩熙原来不是上了出租车,而是闵泰周的车,他把闵泰周幻想成司机,硬生生地将女儿推进凶手的魔掌里。

他马上联系安所长,并把录音内容给安所长听,确定闵泰周就是连续杀人犯,而恩熙在闵泰周的手上可能还没死。

但问题来了,闵泰周后备箱杀掉的那个女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害这么多女性?

闵泰周要在金炳秀面前杀掉女儿恩熙,就在金炳秀垂死挣扎救女儿时,他的病情发作,忘记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

眼看凶手就要伤害自己的女儿,杀人者的记忆又条件反射地唤醒他的意识,他努力回忆,最终拼尽全力,在最后一刻杀掉了闵泰周。

金炳秀杀掉闵泰周后入狱,出狱后为什么项链上的照片却是闵泰周?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小编不再剧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看到文末小编送你资源,等着你去发现!

解救恩熙时,金炳秀告诉恩熙是他亲手杀死她的母亲,恩熙崩溃绝望。

但是他告诉恩熙:“我出生时,就是个杀人凶手,真正该死的人,只有我一个。你不是我的女儿,所以你不是杀人犯的女儿。”

这位不善言辞的父亲用自己的爱让女儿得到心理上的解脱,即使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十七年的陪伴和照顾,早已成为世界上最最唯一牵挂的亲人,这是对父爱的坚守,也是对亲情的守护。

影片结尾处父亲录音机里的一句话是整部影片最大的亮点:

“恩熙是我的女儿,拯救恩熙是我现在活着的唯一理由。”

所以阿兹海默症又存在着一个伟大的奇迹,那就是,就算它让你忘记全世界,都会让你记住一个人。

而这个人不是随机挑选的,是你的心,跟随爱而没有自动删除。

这让我想起在知乎上看到的一段话:

【奶奶得了阿兹海默症,爷爷去世那天她坐在窗边,不断问我:“阿达去哪里?你去把他叫回来,好吗?”

她忘记了儿子女儿,忘记许多陈旧老事,连一手好厨艺都忘记了,却没有忘记那个为她梳头发,泡牛奶的枕边人,她执意要坐在身边,执意要与他牵手。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爱情?我会回答你,这就是爱情。”】

那么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父爱?我会回答你,金炳秀就是答案。

PS:不知道你有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我的奶奶也曾是一名阿兹海默症患者,她不记得我们,却对着爸爸喊爷爷的名字。所以趁着父母和家人身体健康,珍惜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如果你身边的家人有阿兹海默症患者,请加倍给他们一些关爱和理解,哪怕每天一个拥抱,一次牵手,一句贴心的问候。

如果你在马路边或者商场里,看到不知所措、眼神茫然的老人,请停下脚步,很可能他就是那个失忆的阿兹海默症患者,找不到回家的路。

后台回复“杀人者”领取电影资源,来解开你想知道的谜!

注:本文所有配图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康澜律师       下一篇:没有了